国内网站建设费用联盟

当事人意思如何自治?——评上海法院拒绝执行SIAC快速裁决案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7年8月,上海法院裁定拒绝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就来宝资源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与上海信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作出的仲裁裁决,引起国内外仲裁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1]。 国内评论大多采取支持态度,但也有不同见解[2]。  


    本文以下对“来宝资源案”进行简要回顾,进而对几个重要问题进行分析,最后为本文小结。本文认为,“当事人意思自治”在仲裁协议正文与仲裁规则冲突时是否及如何适用的问题尚有商榷余地。该原则不必然导致仲裁协议正文优先于仲裁规则,更为妥当的途径在于根据“有效解释”、“目的解释”等合同解释方法,依据案件具体情况协调两者冲突。


    一、 争论缘由


    “来宝资源案”涉及的争议在于:在仲裁协议正文约定适用2013年SIAC《仲裁规则》同时又约定仲裁庭由3名仲裁员组成的情况下,SIAC能否适用快速裁决程序并决定由独任仲裁员审理案件[3]。上海法院认为,SIAC在仲裁协议正文约定仲裁庭由三名仲裁员组成且上海信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明确反对独任仲裁的情况下,仍然采取独任仲裁员的组成方式,违反了案涉仲裁条款的约定,属于《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丁)项所规定的“仲裁机关之组成或仲裁程序与各造间之协议不符”的情形,因而拒绝承认和执行拒绝仲裁裁决。


    无独有偶,新加坡高等法院在AQZ v ARA案[4]中也面临“当事方关于三人仲裁庭的约定与SIAC快速裁决程序两者如何协调”的问题。与“来宝资源案”不同,新加坡高等法院认定独任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有效,主要理由为:当事方选定的仲裁规则通过“参照并入”的方式成为当事方约定的一部分。因此,SIAC中关于快速裁决的规定不需经过明示同意就可以优先于当事方的约定。此外,应当承认SIAC主席在这一方面的决定权,否则一些简单或者极端紧急的案件将得不到快速解决。


    二、 值得探讨的几个问题


    对比“来宝资源案”、“AQZ v ARA”及其他法域类似案例,本文认为有如下问题值得探讨。


    1.  “意思自治”还是“合同解释”?


    诚然“意思自治”是整个仲裁制度的基石,但是当事方的意思表示并不只存在于仲裁协议正文之中。仲裁规则经当事方援引,即成为仲裁协议不可分割的部分,共同构成指引仲裁程序如何开展的基本框架。简单地将“仲裁规则”与“仲裁协议”相对立,从而得出不按照仲裁协议正文组庭即违反“意思自治”的结论,逻辑上似乎不能自洽。相反,两者如何协调的问题本质上属于合同解释范畴,与一般合同中两个条款相互冲突的解决方式无异。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当事方在仲裁中并不享有绝对的“意思自治”。自将争议提交仲裁机构(更早可能自签订仲裁协议)起,当事方已将对仲裁程序的控制权部分让渡于仲裁机构及仲裁庭。一方面体现为仲裁规则中的“强制性规则”(mandatory provisions)不可修改及“默认规则”(default provisions)大量存在,另一方面也体现为仲裁庭对程序事项拥有广泛的裁量权。完全凭当事方的约定推动仲裁程序理论上虽具有吸引力,但极易导致仲裁程序因一方的阻挠而停滞不前,同时也忽视了仲裁本身具有“裁判”(adjudicative)的属性(该属性将仲裁与谈判、调解、调停等替代性争议解决方式区分开来)。


    2.  是否存在优先适用规则?


    不少评论提出,根据“特殊条款优先于一般条款”原则,应认为当事方在仲裁协议正文中明确的内容优先于仲裁规则。然而,基于如下理由,本文认为两者不应具有效力等级上的差异。


    首先,仲裁规则经当事方援引已成为仲裁协议的组成部分,其效力不因“被并入”的事实而有所减损。其次,“来宝资源案”中的仲裁协议和SIAC规则均未对两者发生冲突时何者优先适用的问题作出规定,因而应当推定当事方的缔约意图为两个条文均有效力;最后,当事方援引仲裁规则时负有注意义务,对于不同仲裁机构的规则须加以甄别[5]。 如认为仲裁规则中的规定不符合自身需求,当事方可在仲裁协议中明示排除或选择其他机构的规则[6], 而不是在事后借用所谓的效力规则否认对自己不利的规定。


    3.  如何进行解释?


    在仲裁协议正文与仲裁规则处于同等效力等级的情况下,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本文认为,应遵循“有效解释”和“目的解释”原则进行合同解释,以实现商事交易各方通过仲裁“灵活高效、一裁终局”地解决争议的本意。


    “有效解释原则”要求解释合同时尽可能采用使合同条款具有适当意义的解释,不应轻易使其无效。据此,简单地认为仲裁协议正文优先于仲裁规则是不恰当的,而应采取其他途径协调两者之间的冲突,使两者都有相应意义。为达到此结果,快速裁决程序的设置目的应当纳入考虑范围。


    根据“目的解释原则”,合同应依照合同条款的设置目的进行解释。正如《机构规则的谦抑主义——也谈上海一中院拒绝承认执行SIAC裁决案》一文指出, 快速裁决程序的设立是为了提高仲裁效率、缩短仲裁时间及降低仲裁费用,独任仲裁员是快速裁决程序的目的得以实现的关键。如果确认三人仲裁庭的约定优先适用,则快速裁决程序也丧失了存在的必要性。 


    综合上述考量,可行的解释为:若案件符合快速裁决程序适用条件,组庭方式适用SIAC规则中的具体规定;当事方之间关于“仲裁庭应由3名仲裁员组成”的约定则为一般情况下的仲裁庭组庭规则。根据案涉SIAC仲裁规则第5.2条,主席考虑各方当事方观点后决定仲裁应当适用本条“快速程序”的,案件应当由独任仲裁员审理,但主席另有决定的除外。依据该条文义,认为SIAC主席在程序事项上拥有一定的裁量权更为合理。


    4.  当事方在仲裁中的行为是否应纳入考量?


    仲裁员的数量不符合当事方约定不一定足以构成《纽约公约》第五条第一款(丁)项所规定的情形,当事方在履行仲裁协议中的行为应当予以考查。例如,在Al Haddad Bros. Enterprises, Inc. v. M/S AGAPI案中 ,虽然仲裁裁决由独任仲裁员作出,与三人仲裁庭的约定不符,但法院考虑到被申请人一方拒绝任命仲裁员之事实,最终维持仲裁裁决效力。[7]  西班牙最高法院在类似案例中也维持了仲裁裁决效力,理由之一在于主张违反约定的一方未按照仲裁协议效力任命仲裁员,试图阻挠仲裁协议之履行。[8]


    “来宝资源案”中,来宝公司在申请适用快速裁决程序的同时,未拒绝由三人组成仲裁庭的可能。SIAC在接到来宝公司的申请后,亦给予信泰公司机会提出意见。信泰公司虽坚持要求组成三人仲裁庭,但一直未按照SIAC的要求缴纳仲裁庭首期费用,似有未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履行仲裁协议之嫌。[9]  这些事实应成为衡量SIAC决定采用独任仲裁员审理案件是否合理的重要因素。


    5.  拒绝执行仲裁裁决一方的举证责任是否应当加重?


    根据所处仲裁阶段的不同,证明是否存在违反仲裁程序的标准亦应有所差异。鉴于仲裁进行过程中尚存在向仲裁地法院寻求早期救济的途径,同时考虑到当事方、仲裁机构及仲裁庭已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作出裁决,主张组庭方式违反约定的一方应在裁决执行程序中承担更重的举证责任,即除了证明仲裁协议主文优先于仲裁规则适用外,尚需证明适用仲裁规则对裁决结果造成实质性损害。该标准为AQZ v ARA案所支持。


    三、 小结


    分析主要国际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不难发现其中不乏对当事方的意思自治进行限制的规定。除上述提及的快速裁决程序外,还有“合并仲裁”、“缺员仲裁庭”(truncated tribunal)等制度。此时,如何协调仲裁协议主文与仲裁规则的冲突以保证裁决不因违反《纽约公约》被撤销,成为仲裁机构及仲裁庭的重要任务。


    如上所述,“当事方意思自治”虽为仲裁制度的基石,但该原则不必然导致仲裁协议正文优先于仲裁规则。仲裁机构、仲裁庭及法院在处理两者关系时,可根据“有效解释”、“目的解释”等合同解释方法,依据案件具体情况协调两者冲突,以实现商事交易各方通过仲裁“灵活高效、一裁终局”地解决争议的本意。



注:

[1] Kah Cheong Lye, ‘Institutional Overreach? Institutional Arbitral Rules versus Parties’ Express Agreement’, Kluwer Arbitration Blog;Hogan Lovells LLP, ‘PRC Court refuses to enforce SIAC arbitral award made by one arbitrator under expedited arbitration procedures when arbitration agreement provided for three arbitrators’; Herbert Smith Freehills LLP, ‘PRC Court Refuses to Enforce an SIAC Award Made under Expedited Procedure’; Baker McKenzie, ‘Shanghai Court Refuses Enforcement of SIAC Award Made under 2013 SIAC Expedited Procedure’. 


 [2] 国际仲裁资讯,《当事人协议优先——上海一中院拒绝承认和执行一起SIAC仲裁裁决》;广州仲裁委员会,《规则优先还是协议优先?——从上海法院不予执行SIAC快速程序裁决说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谁说了算——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最新仲裁规则下之快速程序与当事人意思自治》;环中仲裁团队,《来宝案述评:仲裁条款与仲裁规则何者优先?》;宋连斌、宋迪煌,《国际商事仲裁协议-聚焦几个常用问题》;胡宪,《机构规则的谦抑主义——也谈上海一中院拒绝承认执行SIAC裁决案》;龚稣尼,《北京国际仲裁论坛月刊第十五期(2017.8.1-2017.8.31)》。

 

[3] 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2013年第五版仲裁规则第5条关于“快速程序”的规定如下:

    5.1在仲裁庭完成组庭之前,存在下列情形之一时,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主簿提出书面申请,请求依照本条所称‘快速程序’进行仲裁:a. 由仲裁请求、反请求以及任何抵销辩护所构成的争议金额合计不超过五百万元新加坡元;b.当事人约定适用快速程序进行仲裁;或c.遇异常紧急情况。

    5.2当事人已依据本规则第5.1条向主簿申请快速程序时,主席考虑各方当事人观点后决定仲裁应当适用本条‘快速程序’的,仲裁程序应当按照如下规定进行:a.主簿有权缩短本规则的任何期限;b.案件应当由独任仲裁员审理,但主席另有决定的除外;c.……


[4] AQZ v ARA [2015] SGHC 49.


[5] 如SIAC主席Gary Born指出: “Compared to many other institutional rules that include an expedited or fast-track arbitration procedure, the SIAC Rules repose a considerable degree of discretionary decision-making power in the arbitral institution with respect to expedited proceedings. Under Rule 5.2, the Registrar has discretion to shorten time limits or to extend the timeline for rendering an expedited award, and the SIAC Court President has the discretion to appoint a sole arbitrator, or three or more arbitrators, as he or she deems appropriate. In contrast, the expedited procedures under the Swiss Rules and the HKIAC Rules require reference of the dispute to three or more arbitrators if the parties’ arbitration clause so provides, unless parties agree to refer the case to a sole arbitrator when the institution invites them to do so.” 参见Gary B. Born and Jonathan W. Lim, ‘AQZ v ARA: Singapore High Court Upholds Award Made under SIAC Expedited Procedure’, Kluwer Arbitration Blog, http://arbitrationblog.kluwerarbitration.com/2015/03/09/aqz-v-ara-singapore-high-court-upholds-award-made-under-siac-expedited-procedure/.


[6] Lucja Nowak, Nata Ghibradze, ‘The ICC Expedited Procedure Rules –Strengthening the Court’s Powers’, Kluwer Arbitration Blog.

 

[7] Al Haddad Bros. Enterprises, Inc. v. M/S AGAPI, 635 F. Supp. 205 (D. Del. 1986).


[8] 参见Wolff (ed,), ‘New York Convention: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of 10 June 1958 ; commentary’, p. 337.


[9] 宋连斌、宋迪煌,《国际商事仲裁协议-聚焦几个常用问题》。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