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刚被执行死刑!18岁的他毁了十堰三个家庭

小鸡啄米2014 发表于 2018-09-03 01:32:34 | 打印


十堰阅读量最高的微信


十堰晚报原创微信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文、图/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记者 何利

本期责编/晓芳  编辑/关尔

微信广告合作/0719-8118988、18062186511

微信技术服务/0719-8622987、13997831476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这句发自肺腑的忏悔,已无法改变杜宗泽的人生。


2014年5月25日晚,年仅18岁的杜宗泽伙同19岁的吕志伟,将17岁的丹江口市高二学生李强(化名)绑架后杀人焚尸,随后两人又合谋向死者家属索要了1万元赎金…


已逝的李强,获刑的杜宗泽和吕志伟,他们都是家中的独子。


前日,杜宗泽被执行死刑。而这一天,正是李强祭日的前一天。



受害人李强2013年暑假在北京西站的留影


儿子一夜未归,妈妈以为他去了网吧


如果不是这起意外的绑架案,李强今年可能已经进入大学校园。望子成龙的父母还曾承诺过将其送到国外上学。


不过一切都定格在2014年5月25日那个周末。当晚,张红英(化名)早早便上床,她想先眯一会儿,等儿子李强放学回家后再给他做饭。由于学校离家较近,李强每天骑着一辆橘红色的艾玛电动车独自上下学。正常情况下,每晚10点20分左右就能回家。


前一天过36岁生日,忙碌过后的张红英可能是太疲惫了,这一觉她一直睡到了26日凌晨2时左右。发现家里没有儿子的身影,张红英一骨碌爬起来,冲到楼下的车棚查看情况。电动车、书包和校服都放在那里,但却找不到李强。


张红英转身上楼,因为他知道儿子有玩游戏的爱好,“估计是跟同学到网吧玩游戏去了,等他明天中午回来再说。”


26日上午,由于一直打不通李强电话,张红英决定到学校看看。丈夫常年在外,独自在家照顾儿子的张红英对李强看管得还比较严格。偶尔在学校抽烟、将零花钱攒下来去玩游戏,儿子的这些“恶习”,张红英都了如指掌。


“今天学校考试,我还不知道他被分在哪个考场。”听班主任这样答复后,张红英又返回家中。然而当天中午李强也没像平常一样回家吃午饭。


26日下午,班主任又给张红英打电话称,经她查实,李强当天上午并没有到学校参加考试。



悲痛欲绝的张红英和李强舅舅


陌生男子来电,张口索要20万元赎金


李强带着一部他自己攒钱买来的手机,但却始终打不通。张红英慌了,她甚至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此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这一情况,张红英电话通知了远在外地的丈夫李学宗(化名),同时开始在丹江口市城区寻找儿子的下落。然而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任何线索。


26日晚9时左右,张红英的电话突然响起,是儿子的号码。有些生气的张红英正准备责问儿子这一天一夜跑哪儿去了。不过电话里抢先于她发出的声音让她顿时懵了。


 “你儿子在我手上,准备20万元钱,否则别想再见到他。”一个男子的声音,普通话。凭此张红英无法判断出对方的大致年龄,更无法辨别对方是否是丹江人。


“朋友,我儿子还小,不知哪里得罪了你,但希望你能放过他。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没有那么多。”张红英以“朋友”称呼对方,并开始跟电话里的男子讨价还价,她希望能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很快,对方将价格降到了3万,但张红英还是表示没有那么多钱,并提出想知道儿子是否安全。


“你昨天过生日,收了不少礼金,1万块钱总有吧。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再联系,见不到钱,你儿子的命就保不住了。别报警。”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27日一早,张红英赶到学校,将情况反映给老师,老师劝她赶紧报警。但张红英始终不敢,因为她将这个情况跟丈夫和几个亲戚做了说明,大家一致认为可能是李强参与,并自导自演出来的恶作剧。如果一旦报警并得到证实,儿子“将会承担法律责任”。


“儿子的电话通了,你赶紧再联系。”27日晚12点左右,张红英没有等到对方打来的电话,不过丈夫试拨儿子手机号码后发现了这一情况。


挂掉丈夫的电话,张红英赶紧打了过去。


“你一个将钱放到净乐宫大门前的台阶上。”电话刚一接通,对方就下了这样一个命令。


“我得先知道我儿子是否安全,否则不会给钱。”张红英的态度很强硬,挂断电话,对方用儿子的号码发来一条彩信,里面有两张李强的照片。照片中,李强在哭,背景一片漆黑。



犯罪嫌疑人发给张红英的照片


顶着夜色,张红英独自一人将一万块钱装进一个蓝色的塑料袋,放到了指定的位置。


“你到大坝二路铁路口旁去接你儿子。”刚放完钱,对方通过电话给张红英说了一个地点。不过等张红英赶到指定位置后,对方又电话告知她,“你到右岸一农家乐找。”随后又挂了电话。


张红英和几个亲戚,在丹江口市城区找了一夜也没发现李强的人影。到28日上午,张红英再次到学校找老师。老师提供了一条线索,她得知李强的朋友吕志伟和别人打架,从5月21日开始就没到学校上课。“他们俩关系比较好,找到吕志伟估计就能找到你儿子。”


吕志伟19岁,此前留级后跟李强一个班,俩人坐过一段时间的同桌,平时关系不错。


从学校出来后,张红英和已经赶回家的丈夫找到吕志伟的父亲打听情况。吕父提议说,最好不要报警,还是先找找。万一这事是孩子为了弄钱花自编自导的,报了警对孩子的将来不好。


考虑到儿子的前途,张红英夫妇还是没敢报警。


直到5月31日,在李强失踪6天时间后,张红英夫妇才向警方报了案。



李强就是在这个废弃防空洞中遇害


接连三人失踪,其中两人竟是真凶


6月1日,就在警方为寻找李强而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吕志伟的父亲吕天军(化名)也赶到公安局报案。因为他收到吕志伟用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自称被人控制在外地,且随时面临着被杀的危险。吕志伟的短信中,还有这么一句话:“他们也要把我杀了,如果我死在外面了,是我对不起他们”。


“短信中的那个‘也’字,读起来有一种已经有人被杀的感觉。”侦办此案的一位民警分析说,然而光凭这条短信,警方一时很难找到吕志伟的下落。


李强和吕志伟都是从学校失踪的,于是警方决定全面排查学校周围的监控视频,希望能找到两人的一点线索。可就在这时,警方又接到一起报案,案情还是失踪。一名叫杜建国(化名)的人,声称自己的儿子杜宗泽已失踪多日。


不到一周时间,连续接到3起人口失踪的报案,失踪的还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这让民警们顿时捏了一把汗。不过好在他们通过大量的走访,警方及时发现了一条重要信息。失踪的3人有着交集,李强是吕志伟的高中同学,而吕志伟又是杜宗泽的初中同学,三人之间相互认识。


“将三起案件并案侦查。”警方果断作出决定,随后民警开始全城搜查三人的下落。在一次走访调查中,一位民警从一名客运班车司机口中得知,几天前在车站见到过杜宗泽和吕志伟两人,但没见过李强。


“当时我们就觉得情况严重了,分析李强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而杜、吕两人也已出了丹江口市。”办案民警说,同时他们还发现杜宗泽此前就已经有过非法拘禁他人的犯罪记录。


时间到了6月5日,吕天军再次接到吕志伟的短信:我逃出来了,在武汉,快来接我。吕天军连夜赶到武汉,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找到了吕志伟,并将其接回了丹江。


面对警方的询问,吕志伟对答如流,但对于李强的情况,他只字不提。不过此时,负责查看视频监控的民警找到了重要线索,他们发现5月24日晚吕志伟跟杜宗泽一起,分两次骑着摩托车到加油站买过汽油。


正是这一线索,彻底击溃了吕志伟的心理防线。案情顿时明朗起来,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绑架杀人案,作案者就是先后失踪的吕志伟和杜宗泽。


杜宗泽因非法拘禁他人被开除学籍后一直辍学在家,没有经济来源的他决定通过绑架他人来弄钱花。于是他找到了同样厌学的好友吕志伟,经一番谋划,他们先是选中了丹江口市一中的一名女生,后因该女生所住路段不易下手,便将绑架对象敲定在了彼此熟悉的李强身上。


担心李强认识自己而事情败露,杜、吕二人一开始就定下了先杀人,在要钱的计划。从加油站将汽油装进摩托车油箱,然后又将这些汽油用软管抽出,装进预先买好的塑料壶里,然后两人又准备了刀具等作案工具。



李强遇害的废弃防空洞


5月25日晚,吕志伟出面,将李强骗到了距离他家仅有1公里左右的一处废弃防空洞里。在用手机拍下李强的照片后,两人将李强杀死在防空洞中,随后用汽油进行了焚烧。为了防止暴露作案地点,在拍照前吕志伟还脱下自己的外套站在李强身后做背景,这才造出了照片中黑漆漆的背景。


做完这一切,杜宗泽于26日晚给李强的母亲张红英打电话索要赎金。经一番讨价还价,赎金从最初的20万元一路降至1万元。拿到赎金后,两人一路逃到江苏省苏州市,找到了在那里打工的好友邓刚,并将他们绑架杀人的事实告诉了邓。


在邓刚的帮助下,杜宗泽和吕志伟在苏州匿藏了几天。后来因想家,为了返回丹江口市,吕志伟又接连以手机短信的方式,向家人编出了自己被他人控制的谎言。


2014年6月8日,杜宗泽和邓刚在苏州市被抓获。



2014年6月10日晚,民警将杜宗泽押解回丹江口


一审判决出炉,留下三个轨迹被改的家庭


面对事实,吕天军和杜建国这两位父亲,也都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向受害人家属,还有两个孩子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表示深深的忏悔、忏悔……”吕天军断断续续的说了6个“忏悔”。


 “娃子没有教育好,代娃子给受害人家庭说声‘对不起’,失败。”头发花白的杜建国,流着泪面对记者镜头深深的鞠了一躬,同时说下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无论是歉意、还是忏悔,这一切都来得太晚了。因为三个家庭的轨迹,将从此偏离正常轨道。这三个孩子留给他们父母及亲人的,都是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痛。


就连侦破此案的公安民警,也无不对此案深感痛心。“这起案件,虽然顺利的侦破了,但从我们心里来讲,却是非常沉重的,没有丝毫破了大案后的喜悦。”丹江口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勇说。


2015年1月份,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一份32页厚的判决书,载明了杜、吕二人的累累罪痕。杜宗泽因犯绑架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吕志伟因犯绑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邓刚,则因犯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死刑的严酷,不在于惩罚,

而在于血淋淋的警示。

尊重生命、敬畏法律

愿悲剧不再返场,生命教育永不停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国内网站建设费用联盟

© 2017-2018 cqydf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