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12·9论坛 | 当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奔跑的蜗牛2050 发表于 2020-11-22 16:19:05 | 打印
 点击上方「创基金」可一键关注  
   

“说是论坛,其实是漫谈。”


12月9日,创基金首次联合顾家家居举办2017年度慈善晚宴暨设计思维及价值分享论坛。


10位神秘嘉宾,论坛现场一一揭晓。每人4分钟TED talk主题演讲,一场不同寻常的设计师世界观的分享。


“当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给有需要、有困惑的人带来启思,以此行另一种公益——为身边的人贡献才智和方法。


TED talk


01 姜峰  /创基金理事 



《科技与设计》

未来生活的主题,离不开科技与设计的结合


科技与设计,感觉这两个好像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做科技的人瞧不起我们做设计的,做设计的人瞧不起做科技的人。但是,事实是否如此?不要说设计了,我们从艺术、绘画来讲,自从19世纪末,照相机的发明直接影响了绘画艺术从古典转到了印象派。再比如说,20世纪初的包豪斯运动,因为当时产生了钢结构,有了混凝土,使得现代建筑持续影响到今天主流的设计风格,从那个时候开始产生,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这说明科技与设计密不可分。


在当下,我们的设计师更多关心的是色彩、造型、比例、尺度,其实,我们认为科技与设计一定要共同进步,共同为人类创造美好的生活和环境。现在,我们知道,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甚至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大家谈论的主流。在乌镇刚刚闭幕世界互联网大会,把人工智能提到了更高的水平,VR厂家研发出了很多最新的设备,未来可能大家做设计的时候不是对着电脑做设计,而是带着VR,像舞蹈一样做设计。设计的工具或者思维方式都会发生变化。


昨天我在北京参加了关于人工智能的大会。未来,我们的人类社会无论是设计,还是生活的方方面面,医疗、教育、金融都离不开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所以,我希望设计师一定要拥抱科技,拥抱现代的手段,共同把科技与设计紧密结合起来,为美好的明天做出我们应做的一份贡献,谢谢大家!


02 刘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CIDA会长 



《旅行和人生》

你去过的地方终将会变成你的一部分


我非常喜欢旅行。


我第一次旅行是14岁,当时还上中学,我特别喜欢往外跑,第一次离开北京,所以记忆特别深刻。后来自己又跑过无锡、上海、苏州,我觉得外面的世界真的大,真是不一样,包括吃的东西,语言、服装、建筑,当时非常开眼。从那个时候我爱上了旅行,到现在为止,我可能大概坐飞机超过一百万公里了。记忆比较深的是第一次旅行。


第二次旅行是文化大革命,老人都知道,革命大串联,当时我走遍了中国的从长江以南的各个城市,很多都是徒步走,从长沙走到韶山等等。


还有一次旅行是第一次出国,当时是1990年左右去美国,一下飞机觉得是不一样的城市。这里有很大的感受。


最后一次旅行,前几天参加完一个大会,到非洲,到尼日利亚,一下飞机全是黑人,没有见过这么多黑人,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让你走,什么意思?得给钱,不给钱不能过去,我们不懂,英语说不利索,以为不给钱不能进去。从下飞机最后到宾馆,小费一直在给,而且一路看到那些人当时住的地方非常有感受,我觉得挺可怕的。但是待了几天之后发现他们也很善良和可爱,另外我们又看了很多古建筑,又有很多体会。


所以,人生是一种旅行,而且我的旅行和我的职业很有关系,因为做学问工作需要去很多地方,和很多人打交道,都是旅行,中国除了西藏没有去过,其他城市都去过,包括各个角落。


旅行对于我来讲,是我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我的爱好,我觉得通过旅行使我能够更加地认识这个世界,认识人,认识方方面面,也使我的工作做得更好。如果不了解行业,不出去走是做不好的,所以坚持旅行,把旅行精彩的片断记录下来,以后不工作的时候看这么多照片也是很享受的事。


03 赵虎   /美国《室内设计》中文版董事长、出版人 



都丢掉,就赢了

你去过的地方终将稳住,做减法,再做减法


本来之前准备了一个话题,听说不能说设计,那太好了,我的题目是《都丢掉,就赢了》,这话的意思是不要留太多的包袱。


我和一个朋友在杭州下棋,他有很棒的棋盘。三千多年前,我们发明了围棋,不知道是发明还是发现,因为和《圣经》在同一个年代出来。围棋里有几句话,首先是行云流水,这个词我特别喜欢,当时我还找了张会长写字,写了扇子,我觉得下棋的时候扇扇子很有范。


另外,关于设计的美学,有一位日本著名棋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由于棋形很不好看宁可不走,他走美的棋,宁愿输掉。围棋怎么是美的?立二拆三是美的,立三拆四是美的,这和设计相通。同样围棋还告诉我们,走不好就不走,碰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没有答案,甚至说我们想该怎么办的时候,放在那里。走不好,就不走,围棋有种种的奥秘。


对于围棋来说相关的是棋子,把包袱去掉,让对手吃走,但是我们有更高的逻辑在里面,我们可以赢棋。人工智能特别火,出了阿尔法狗,现在围棋发展到人类不能赢电脑了,这是我不愿意相信的事。假设我们认为围棋是上天交给我们探索世界的密码,假设真是密码的话,有人称之为是游戏版的《圣经》,我认为计算机把围棋下好是把答案写在我们面前,如果我们偷看了答案就得不到乐趣,下棋和设计一样,希望我们可以享受里面的乐趣


04 杭间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 



小说余生

当一个阅读方式成为一种阅人方式


在座有很多朋友和我一样,早年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当然,文学吃饭是很难的,几乎99%的文学爱好者都把当年的文学梦放弃了,但是我一直保持着。保留的原因是,在座的如果有80年代在中国非常活跃城市上学的朋友会记得,那个年代改革开放文学、伤痕文学,意识流、超现实主义等等,当年的文学是走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前列。因为我记得只有到1985年的时候美术才走在文学的前面。所以,文学在那个时候一直给我们一个非常重大的社会发展的活力。因为作家个人的思考、探索,和今天的互联网思维的媒体不一样,非常具有个性的原创的东西都产生在这些作家的文字里


现在看《白鹿原》的电影和电视,再比较陈忠实的原著,很多人觉得距离很远。我一直把文学当成思想的润滑剂,不要让自己的思想早早地老化,能够跟上时代更多人,在社会变迁中想什么,在思考什么。


后来我把这个小说的阅读习惯放在写作上,很多人觉得我写论文有点像写随笔,包括前期的文章,他们觉得专业文章像随笔,更好读,也有人批评不像论文。


文学在这十年中大家有目共睹,思想性方面非常褪色,当年曾经喜欢的作家进入到层面之后很少写引领社会发展的作品。前不久重新看到了武汉的作家,尤其是方方的小说《软埋》,对50年的历史进行巨大的穿透性表现,可能文学又重新会回到中国当代社会文化发展的前沿。而这个前沿,美术在今天相对褪色了,这个前沿中的兄弟姐妹还有色系。


前不久,大家又重提一篇小说,北京的一个科幻作家,这个人是业余的,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在2012年的时候发表了《北京折叠》。五年之后,他的这篇小说在北京最近的社会变迁中再一次显示出了惊人的一面,把遥远的不同点通过折叠产生了不同的关系,对北京不同层面的众生相有了超越性的解释。


我将在阅读小说中度过未来的余生,继续小说余生!


05 张雷   /品物流行创始人 



祖先在我们的血液里留下了什么?


我一直读设计的原因是想汽车设计师,我生在这样的年代,大学拼命读了四年,然后努力做了毕业设计也是汽车设计,有幸有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上海的通用汽车招了十几名毕业,进入通用汽车实习,实习三个月之后,这些毕业生大部分的归属是做一个汽车设计师,但其中只有两个人被淘汰下来了,我是其中一个。淘汰下来之后,我也没有死心,我回到杭州继续努力。


突然到了我29岁那一年,听说玄奘是29岁留学,他去了印度,我想我29岁是否可以出国留学读汽车设计。我去了,在八年前,去了意大利读汽车设计。我将近花了一年的时间。我应该是班里最努力的学生,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证实我不太适合做汽车设计师。为什么?意大利的年轻人跟我讲了一件事情,让我彻底崩溃,他说,在法拉力故乡的一个小镇,当地年轻人未来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梦想应该和我一样,实际上这些人的梦想是想进法拉力的生产线当一个工人,这个事实彻底把我摧毁了。因为当我看到他的时候,这些意大利的十几岁男孩——想当法拉力工人的男孩,最后成为了设计师,流淌着法拉力的血液,而我身上流淌最多是公交车的血液。


所以,这个梦想破灭之后,我想那么我身上的血液到底流淌的是什么,如果身上没有流淌法拉力的血液,那么一定流淌自己传统的东西。所以我毅然决然之后回来了。


我回来之后,带着两个事业合伙人去杭州余杭手工艺人学习东西,我想挖掘自己血液里有什么,我们找到了糊纸的工艺,我们血液里有隐藏的东西其实我们不知道。我们对整个过程进行了研究,我们进行解构、分解。其实我们只知道油纸伞离我们很远,但是72道工序离我们很近,我们在这里得到了大量的灵感。如果油纸伞可以被解构,可以被找到我们原始的东西的话,可能其他的手工艺也可以。


突然有一天,法国标致给打电话,就在两年前,说希望做一个设计,设计是法国标致2015年的概念车,做内饰,我觉得终于可以找到汽车项目设计做。为了让项目顺利进行,我跟他们说我是设计师,研究中国传统手工艺,这个项目很顺利,当时用的手工艺就是雕版印刷工艺,是中国传统的雕版工艺,但是这里隐藏了很重要的密码,即钝笔的工艺,这是雕版印刷中很重要的工艺。由于中国使用毛笔,导致了只有中文可以大量地使用钝笔,这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东西,我们用这个东西做了法国标志2015版,最终在北京发布。这是我第一次以非汽车设计师的身份做了汽车设计的项目。


后来,我们有了图书馆,希望去寻找更多东西的时候,创基金和我们一起做了一个事情,三年时间内,在中国31个省市找到手工艺,进行解构分解,最后挖掘出来,这是我们后半生需要做的事情。后半生,我们希望未来的40年可以坚持,用这种解构的方式和在座的大家,和创基金一起寻找我们祖先留在我们血液中他们书写的密码,这其实是中国设计师做设计最底层的营养和动力


06 顾江生   /顾家集团董事长 



孩子的世界观

跟孩子的互动的世界观决定了他对于设计的态度


我把设计分为两类,手段和目的。我们为什么谈设计,然后谈手段和目的。我是企业的总设计师,我必须学企业的设计,所以我理解的设计不是产品的设计,我把产品理解的设计是战略设计、规划设计、顶层设计,以及底层设计。做企业要考虑顶层设计,其实企业真正找到设计的动力是要顶层设计,原代码的设计是企业的最高境界,这是设计和企业有关的事情。


谈谈生活中的设计,设计源于生活,也要服务于生活。从我个人对产品的理解,我们本来是做家具,我有三个小孩,小孩周末的时候和爸爸妈妈在同一个房间睡觉。如何让孩子和父母同享房间,我说是否可以设计一个床,分开就是沙发和床,并在一起就是大床,我用文字写产品,设计师做出来,卖得不错。所以任何设计需要走心经营,要服务生活的需求,我对设计的理解相对比较简单一点,把生活的设计和企业的设计从两个角度和大家做交流。


07 吴兴杰   /奥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外行的力量

"当你是外行的时候你可以很空杯"


我之前的经历和现在这个行业没有任何交集,所以我是一个外行。一个外行如何管理一个六年不增长的公司?这如同我读博士一样的,我是浙大历史上第一个法学经济学的博士,我所有的数学只学过微积分,我想到了当时读博士的时候是如何走过来的。


PPT上显示的是本科非常擅长的法律条文,这是博士需要学会的矩阵求逆,我把这两个结合起来了。德鲁克说过,管理是激发善意,你不会管理,但是浪费舒服这件事情比较容易,他们舒服了,我也舒服了。


我读博士的时候,学矩阵求逆之前,我跑到本科的地方和学地们学本科的数学,当你是外行的时候就特别好,你可以很空杯,因为没有面子讲


这前面是讲外行如何弥补劣势,但是外行最大的优势是,因为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你敢想,你没有任何的束缚我们公司做浴霸,做不好吊顶,这些人是所谓经营最丰富的内行。我来的时候,我自己想要这样的东西,当你自己想要东西做出来,我相信别人一般也会要。


最后,这两年我有一点入行的时候,发现这个事太恐怖了,因为我即将成为我原先恐惧的行为,因为不会空杯心态,我们公司平均年龄28.7岁,营销平均工龄2.7岁,没有任何经验可言,我想年轻的一辈最大的优势是没有任何的附属,可以颠覆很多东西。


虽然都是外行,但是只要梦想,只要在成就他人中成就自我,只要不断颠覆过去的自己就可以不断地创新,所以外行也有力量,我是外行,我会坚持做一个外行


08 安钟岩   /北京丰意徳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 



一切得从自闭症儿童说起

"做公益也需要设计"


去年的12月3日,在深圳,也是创基金的一个晚会上,我记得当时张军茹女士上台展示了他们的一张自闭症孩子画的画,然后我在台下有一点激动,我拍了下来送给了创基金,从那个时候我对自闭症有了一点点研究。在我国现在有一千万自闭症儿童或者是患者,他们的家庭非常痛苦。我和张军茹老师从去年12月3日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他们自闭症孩子画的画有很多衍生产品,有台历、书包、手机壳等等,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我除了做企业,还是北京妇女儿童促进会的副理事长,所以我对妇女儿童的关注理所当然。那个时候我和张校长一起做了很多活动,我们女企业家对自闭症的孩子非常关注。


其实,关注自闭症的孩子也需要设计,不说设计也得说设计,北京有一个幼儿园,叫星星雨幼儿园。在北京,我们每次去自闭症孩子幼儿园的时候,老师都说,你们不是随便拿一点钱或者是随便拿一个玩具就可以了,需要做精心的准备,孩子们要的玩具不是各式各样,要一样的,是一个颜色的,所以我们对他们的关注非常精心。今天我们和张校长一起坐飞机来,分享他们的自闭症孩子在台上可以讲一千句话,但是在台下都是答非所问。通过很多活动之后,很多自闭症的孩子都成长为正常的人。做公益,应该是做过精心的设计。


感谢创基金给了我们机会,让我有机会上台有4分钟的演讲,我们希望关爱身边的人,我们也需要做设计!


09 苏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 



算了吧,创意

"那些关于创意你必须面对的事实"


纽约建筑部的人讲了一句话,他对设计进行了一个概括,设计是完整地、优雅地计划自己的终结。我翻译过来是,设计实际上是死亡的仪式。


下面我讲几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在上个月的14号,在新加坡我参加了黄先生的艺术家声音展览,他创造了新加坡的历史,有这么多重要的艺术家作品亮相新加坡。我非常尊重的长者带来了一个作品,没有任何形式,是一个镜面的六面体,这么简约没有任何形式的作品给我心灵的冲击巨大。

第二个事,今天讲的题目是受两年前我的邻居沈先生做的展览的名字,沈先生是作品体量和设计语言非常凶猛的艺术家,白墙上是艺术家和作家讨论的语言,艺术作品的形式没有,所以这个展览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获得了非常高的赞誉。


最后,目前我的作品还在上海民生码头的大粮仓进行展览,这个作品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我们使用的东西是一种能够接受太阳能进行发声的音响,我们做了几首曲子放进来,然后在空间中播放,我们做了1000个音响作品。


回到关于死亡的事情,这里的元件最早是在寺庙或者是坟头使用的东西,接受阳光的时候是和阳光之下的亡灵对话。我做的事情是,请作曲家做一首音乐,即我死亡之后的音乐,虽然才年过50,但是已经在做后事,怕老年痴呆。


所以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开始看到了自己的终点,开始计划自己终点结束时的仪式。


10 饶江宏   /知名媒体人,好在科技合伙人 



再无趣的人也要为这个世界增加一点有趣

"如何成为有趣的人 这比你想象的难"


我觉得自己是很无趣的人,但是进入到媒体行业之后,发现周围的所有的朋友都特别有趣,尤其是设计师朋友们,于是我开始纠结,我自己想,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特别的爱好,平时下班就希望回家,能推的饭局都推掉,在家里觉得待得很舒服。当时我很纠结,我想如何让自己变得有趣一些,我尝试做各种认为对自己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发现越这样做越纠结,我们经常有一些目标的对象,比如我们想成为他这样的人,但是永远无法成为这样的人,而且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想身边有这么多有趣的人,想可以和他们一起做有趣的事情,于是我们做杂志的时候做了一些东西。因为室内设计是很少做展览,及时做展览也是图片的展览,我们想是否可以做一些更加有意思的展览,于是我们邀请了30个设计师,给你一些空间,比如1.8边长空间,在最小的空间概念做了室内设计师的概念展。这个展览做完之后我发现,以前和设计师沟通更多是表现和概念,但是在展览中会发现他们有从艺术层面各个方面对设计进行更多的思考,我觉得这个东西很有趣。


后来我们在2007年开始做中国原创设计产品的展览,这些人原来做室内设计,后来琢磨产品设计,甚至用室内挣来的钱投到产品中,我们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于是我们一年一年做了很多中国原创设计的展览,目前来讲,当初这群人已经成为中国当下家具产品设计最优秀的设计师了。


这过程中,后来我想,其实我参与这些事情本身很有趣,但我觉得好像还没有真正地进入到他们的状态中,我能不能参与到他的设计的生态中,那个时候我又重新思考,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个点子,我们是否可以用互联网的方式,我们进入到设计师的产业链条,于是我去了搜狐,做了品格,还有其他的产品。但是最后发现最终做的还是设计师和消费者之间的连接,还是没有参与进去。


我们又和很多人聊,你们之间在做设计的时候最无趣的东西是什么?很多人给我们的反馈是,设计最有趣的是设计创意阶段,最无趣的是把东西落地的时候很繁杂的东西,要采购东西,要摆,但是这个事情占据里他们70%甚至80%的时间,我想你们觉得这些东西无趣,我又无趣的人,于是我把这个事情干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好在入伙人,我们做了这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希望用我们的方式,用我们无趣的人,帮设计师解决掉所谓无趣的事情,让设计师更有精力做有趣的事情。



—The End —



创基金秉承“资助设计教育,推动学术研究;帮扶设计人才,激励创新拓展;支持业界交流,传承中华文化”的宗旨,发现创意,支持创业,鼓励创造,激发创作,促进创新,助力中国设计行业发展!

(长按二维码,关注创基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国内网站建设费用联盟

© 2017-2018 cqydfl.com